攀煤纪委网站
腐 败 窝 案
来源:  作者:

 

■有人说,周案牵扯出的那些人丢职位坏名声,实在不值。
■有人说,周腊成自己犯了事又咬出那么多人,真不仗义。
经山西晋城市纪委、市检察院和市公安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一年半的调查,2003年12月1日,晋城市委宣布了对晋城市泽州县巴公镇“土霸王”周腊成一案20名涉案党员干部的党纪政纪处分决定。最近,记者赴晋城市采访,听当地人说起这个案件,知情者或感慨陈词或讳莫如深,有的表情相当尴尬。
“土霸王”终于落入法网
当地人告诉记者,周腊成并不是什么显赫人物,他不过是泽州县巴公镇巴公二村的原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
周腊成又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他曾入伍当兵,复员回家乡后,头脑灵活、敢想敢干,利用党的改革开放好政策,靠办砖厂富起来。之后,他带领全村人办厂办矿走上致富路。据介绍,巴公镇是晋城市最富的一个乡镇,2003年人均收入达到3730元;而巴公二村是这个镇最富的一个村,2002年人均收入4330元。
1994年至2001年5月,周腊成一直是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他带领村民发展了村里的经济,也把巴公二村变成了他的“家天下”,村务管理一手遮天,财务收支一人操纵。经查实,周在职期间,侵占集体资金520多万元,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行贿送礼涉及百余人;指使村办企业采取隐匿账簿、虚假申报等手段偷税1400余万元;组织、策划、指使一些人聚众闹事,扰乱社会秩序且造成巨大损失;寻衅滋事,非法拘禁、辱骂、殴打数十人,并致伤多人;指使他人故意销毁涉及金额350万元以上的会计凭证和账簿。2003年6月24日,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职务侵占罪、行贿罪、偷税罪等判处周腊成有期徒刑20年,处罚金20万元;11月13日,晋城市纪委决定开除周腊成党籍。
“拔出萝卜带出泥”
周腊成一案在晋城市之所以引人注目,一方面因为周曾是“能人”,另一方面他的落网牵扯出一批党政、土地、税务等部门干部和管理人员,正所谓“拔出萝卜带出泥”。
晋城市委联合调查组查实,周案共涉及108名党员干部的贪污、受贿、侵占、挪用、财产来源不明、偷税等违法违纪问题。其中县处级干部31人,乡科级干部60人,一般党员干部17人;移交司法机关被依法逮捕或判刑的16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的20人,其中县处级2人,乡科级4人,一般党员14人。
原晋城市体改委副主任兼巴公镇党委书记牛天生,1998年夏至2000年春节,先后三次借个人住宅装修和过节之机,收受周腊成所送的现金共6万元。周腊成还先后5次送给前任巴公镇镇长李静超现金4万元和价值3万元的装修材料;两次送给原镇长门得富2万元现金;两次送给前任巴公镇党委书记毋均珠现金2万元;两次送给前任晋城电力分公司城郊电业局局长常新天现金6万元;送给前任泽州县国税局副局长张春荣现金1万元。这些人都已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腐败窝案暴露出诸多问题
几个认识周腊成的干部对记者说,周这个人素质很低,自认为对村里有贡献,做事非常霸气。被他殴打的人里,既有乡镇书记,也有村民,既有70多岁的老人,也有十几岁的孩子。尽管很多人说周腊成出事是早晚的事,可在长时间里,人们(包括一些领导同志)对周的能力肯定的多,对周身上的毛病(问题)虽然看到却批评、帮助、教育的少,甚至表现出相当的宽容。曾担任过巴公镇党委书记、现为晋城市信访局长的陈连太讲,“我当镇党委书记时与周多次发生冲突。有一次因为工作安排他不满意,揪住我衣服的脖领子把我扔到沙发上。当时县委主要领导与周关系好,我向他反映周的问题,他竟说,‘谁能证明他打了你?周腊成是有贡献的人,应该满足他的要求’。最后反而是我被调离巴公镇”。
周腊成之所以敢长期横行乡里为所欲为,是由于他拿钱打点好了各路“神仙”。晋城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石正民说,从现已查明的周腊成等人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牵扯基层干部多,涉及领导干部多,违纪违法金额大,案件情节复杂,社会影响严重,是晋城市建市以来罕见的。正因为没有及时、有效的监督,周腊成才如此胆大妄为,一些干部才陷得那么深。
记者在采访中听到两种声音。有人说,周案牵扯出的一些人,原本有不错的职位和前途,事发后有的丢了职位,有的坏了名声,前途肯定受影响,实在不值。也有人说,过年过节给领导送些钱物在如今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周腊成自己犯了事又咬出那么多人,真不仗义。
周腊成被抓后,开始还有部分村民同情他,后来揭出他的经济问题,村民的看法就转变了。看来,村民原来根本不了解村务的真实情况。周腊成倒台后,巴公二村原党支部副书记、委员、村委会委员、会计、村办企业负责人等数十人也因职务侵占巨大、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偷税等,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
摘自《人民日报》 2004年3月26日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