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煤纪委网站
小人物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

 

    说起腐败分子,人们关注的焦点似乎更多地是一些位高权重者。行政执法机构和企事业单位的"一把手"和主要领导干部,也往往成了各级纪检、检察机关重点监督的对象。殊不知,一些不起眼的"小人物",也在不知不觉中充当着"巨贪"的角色,他们在"不动声色"中完成了腐败行为。有人戏称,这种腐败是"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即隐蔽又"安全"。
有关人士指出,随着我国反腐败斗争的进一步深入,反腐工作不仅要盯住手握大权的"热点"人物,也不能忽略任何有可能进行腐败犯罪的"普通"岗位和"普通"人物,反腐工作时下要建立一套系统的、全面的监督防控体系。 

    敛巨款的"小人物" 
    今年4月,厦门市开元区劳动服务公司一名普通的合同制工人陈智宏,因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这一消息着实令人大吃一惊!认识他的人包括他的上级领导都说"想不到",这样一个在单位老实巴交、默默无闻、毫不起眼的小职员,居然在3年的时间里,神不知鬼不觉地贪污公款高达26万元。 
    1999年,陈智宏在开元区劳动服务公司再就业中心从事待业保险金的发放工作。长期以来,厦门市统筹的失业救济金都是委托各区的劳动服务公司发放。开元区劳动服务公司每月要发放6000多人的待业保险金。待业人员在每月固定日子里拿着劳动就业手册,由该公司的工作人员抽出与劳动就业手册对应的内卡,然后填写《待业保险付款清单》,再由待业人员签名按手印或盖私章,即可领到待业保险金。
本来,这一系列的发放程序,开元区劳动服务公司至少应该安排两个人共同监督办理,可是因为人手少的缘故,就由陈智宏一人实际操作。于是,陈智宏既负责保管内卡,填写《待业保险付款清单》,又负责从出纳那里支出现金再发放待业保险金给待业、下岗人员。 
    机构设置的漏洞,再加上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原本安分守己的陈智宏起了动用公款的邪念。 
    原来在厦门某公司工作的高某、许某等5人下岗后,从1999年初开始领取待业保险金,每月363元,但是他们领取2个月的待业保险金后不久,就找到了新的工作。按规定,劳动服务公司应停发他们的待业保险金。此时,陈智宏恰好"手头有点紧"。思前想后的陈智宏于是作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他利用职务的便利,在填写《待业保险金付款清单》时私自增加高某、许某这5人的名字,从中冒领待业保险金1815元。1999年6月,陈智宏如法炮制,冒领了李某、黄某等16人的待业保险金,共计5808元。
轻而易举地冒领公款,吃到甜头的陈智宏,从此逐渐变本加厉,"蛇吞象"似的开始了一步步"蚕食"公款的举动。那些连续两三个月没有来领取待业保险金和已经再就业的人,都成了陈智宏猎取的对象。他利用平时职务之便,留心记下他们的内卡卡号,而且偷刻了这些人的私章。到了每月发放待业保险金的时候,陈智宏就将这些卡号的内卡找出来,谎称这些卡号的人有急事不能亲自来,交由自己代领,由自己或请熟人和朋友帮忙填写付款清单,随后暗地里盖上事先准备好的私章,从中冒领待业保险金。1999年9月,厦门市每月的待业保险金调高至450元,陈智宏按调高的标准,继续造假,个人的腰包逐渐丰厚了起来。 
    几年过去了,陈智宏频繁的贪污行为始终都没有被发觉。直到2002年9月,在一次企业待业保险金发放的账目例行核对中,事情才暴露出来。 

    见缝插针有利就图 
    在查办的案件中,检察人员发现,相比于一些腐败大案要案中的"大头目","小人物"作案似乎更挖空心思。他们"见缝插针",有空就钻,充分利用手中掌握的一点小小的职权,谋取私利,有时一个人不好操作,便联合起来协同作案。用他们的话来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福建省福州市公安局今年4月查处了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的18名普通民警,原因是他们长期搞车辆"包检"和非法出卖汽车牌号。 
    2002年7月,福州市公安局在征求意见时发现,群众对车辆"包检"和非法出卖车牌号问题反映强烈。2002年11月,福州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车管所的少数民警的确存在着以权谋私的犯罪事实:一是盗用车牌号数据库密码,调出数据库内车牌中的"吉利号"卖给社会上的不法人员,从中牟利。二是对年审车辆搞"包检",使不合格车辆通过年审,从中收取好处费。一些运输公司的业务员为使本单位违规车辆年审过关,不惜重金收买负责车辆检测的民警。三是与一些社会不法人员内外勾结。在车辆检测时故意刁难车主,迫使车主到调修部进行所谓"调修"。因此,一些车主只得多花钱将车辆交给社会不法人员去"修理",而其中的不义之财由违法民警和社会不法人员共同分赃。 
    因涉嫌犯罪数额巨大,违法的18名民警现已被移交福州市检察院进一步审查。
无独有偶,现今一些单位和部门的普通职员暗箱操作、联手腐败的事情屡见不鲜。不起眼的、寻常的职权一旦联手,有时就会产生巨大的"魔方"效应,上演着各式各样的腐败花招。 
    福建师范大学财务处的3名财务人员沈林、石宇彬、何丹文怎么也没想到,5年前的一桩腐败案,到了今天,他们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1996年10月,他们3人利用经手保管公款的便利,怀揣着200万元公款,并以其中一个人的名义办了张个人储蓄存款单,然后以此作抵押,向银行贷款70万元,专门用来炒股。不到半年,他们还清了贷款,还有了8万元的私财。他们原以为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没想到还是东窗事发。今年4月,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检察院对3人提起公诉。5月14日,福州市仓山区法院一审以挪用公款罪,判处其中两人有期徒刑七年,另一人有期徒刑六年。 
    一个默默无闻、毫不起眼的小职员,作案601次,贪污公款26万元。"小人物"作大案,他们究竟是怎样在"不动声色"中完成了腐败行为的?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