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煤纪委网站
记全国先进工作者
来源:  作者:

 

纪委书记杨龙全
    他生在大山里,长在大山中,他深爱着那片土地和那里的群众,那爱就像大山一样朴素、自然、深沉;
  他是最基层的纪委书记,严格而有耐心,处理犯错误的村社干部后还耐心地开导,让人心服口服;
  他对工作尽职尽责,患喉癌住院治疗,不能说话,就用手机短信汇报、指导工作;
  他在内心深处感到亏欠家人太多,想等退休后好好补偿妻、女,那意味着还要等21年;
  他就是全国先进工作者、连续12年被评为县级优秀公务员的重庆市武隆县双河乡纪委书记杨龙全。
  “想致富,先修路”
  ———他用行动诠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地处武隆县仙女山后山的双河乡新春村一直没通公路,村民出行极为不便,还严重阻碍了当地的发展。
  2004年10月,杨龙全得知县里要搞“2小时武隆”工程,对修农村公路给予一定补助,村民需要义务投工投劳。作为包村干部的他挨家挨户说服不愿投劳的村民,直到全体村民都自愿修路。
  工程开工后,村民们发现,并不能从中受益的杨龙全干得比他们还起劲———
  杨龙全负责管理分发炸药雷管等爆破物资,每天早到晚走;
  有的群众家里没有劳动力,杨龙全主动承担了他们的投劳任务;
  进入12月,山上的雪雾漫天卷涌,工程也进入攻坚期,杨龙全干脆吃住都在工地上。
  7个月后,工程完工那一天,杨龙全竟倚在轧路机上睡着了———在安排轧路机对公路进行最后碾轧时,为了节约轧路机的租用经费,杨龙全坚持两天一夜没睡觉,一直指挥着轧路机把每一段路轧到边轧到位。
  村民自愿投工投劳,无一起生产安全事故,无一起土地纠纷。该路创下武隆县村级山地公路每公里1.1万元的最低成本记录,至今无人能破。
  路通了,山货值钱了,卖价看涨了。新春村已成为重庆市高山无公害蔬菜基地之一,杨龙全一直关心蔬菜的市场销路,努力寻找和拓宽销售渠道。许多常年在外打工的村民也回到村里,或种植蔬菜,或搞养殖,村民的腰包越来越鼓。新春村党支部书记秦泽沛说:“村民人均纯收入从修路前的2424元涨到了现在的5362元,这多亏了杨书记啊!”
  杨龙全说:“我们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作为基层党员干部,要和身边的群众坐在一条板凳上想事情,让群众认识到他们的利益,并和他们一起去实现这些利益,让他们致富增收,这就是在为人民服务。”
  “能帮助群众就要尽全力去帮”
  ———他用15年的坚持密切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
  一个基层党员干部、一名乡纪委书记能为困难群众提供多少帮助?100?500?还是2000?5000元?杨龙全用他的行动说明,这些只是金钱上的,还远远不够。
  杨龙全15年坚持帮扶一户困难群众,直到他们把“家徒二壁”的破房子翻建成3层楼房,让这个因车祸失去大儿子、男主人受重伤的家庭在绝望中重新找回了生活的希望。年龄大他许多的女主人陈朝素亲切地称他为“幺爸”。
  杨龙全与这户人家有着怎样的感情?
  他们的认识是因为杨龙全做的一件好事。1995年5月的一天,刚到木根乡(2003年底,木根乡并入双河乡)政府工作不久的杨龙全在路过一片玉米地时,一株一株地扶直被风刮倒的玉米。陈朝素听说有人帮自家扶玉米,一直追到乡政府,才得知杨龙全是乡干部。
  几天后,杨龙全站在陈朝素家门前时“鼻子一阵发酸,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家的穷只能用“家徒二壁”来形容,一间土坯房,前后两堵墙,两边墙壁“借”自邻居墙体。上至90岁老母,下至几岁小儿,都住在这四面透风的房子里。
  杨龙全开始了对陈家的帮扶。第一年,他从卖种子的妻子那里拿来萝卜种子,手把手教他们栽种。第二年,他从仙女山林场一朋友处软磨硬泡回一批优质树苗交给陈家培育。第三年,乡里引进烤烟项目,他干脆自学技术再转授。为了卖个好价钱,杨龙全和陈朝素一起背着烟叶奔波于几个收购点之间。“有时候天还没亮就到收购点排队,就是一般的亲戚也做不到这样啊。”陈朝素回忆说。
  树苗培育好后返销林场,陈朝素拿到了“这辈子见得最多的钱———5000元”。被生活的压力折磨得异常憔悴的她,那一刻泪如雨下。她说,拿到的不仅是钱,更是活下去的希望。
  1997年,陈朝素的丈夫郭朝伦与大儿子外出打工路上遭遇车祸,杨龙全以自己的名义贷款为父子两人医治。后来,郭家大儿子不幸离世,杨龙全掏出1000元塞给陈朝素。当时,他月工资200多元。
  现金、化肥、种子、农药、大米、油……任陈朝素多么细心,也无法尽数15年来杨龙全究竟送来多少钱物。
  “输血”加“造血”,15年如一日。2009年12月,陈朝素家的3层新楼房拔地而起,替代了原来那间土坯房。整整15年,杨龙全单位调过,住址改过,前往这家穷亲的脚步却从未停过。
  现在,陈朝素还叫杨龙全“幺爸”,叫出了这个朴实农妇最真挚的情感。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他认真履行纪委书记的职责
  2006年的一天,一向温和的杨龙全在办公室里拍了桌子,指着眼前的吴引大喊:“你这不仅是知法犯法,更是执法犯法!你就等着挨处分吧!”
  吴引是双河乡沱田村干部,中专毕业回到村里务农,算是农村里的文化人,当时集该村副主任、文书、团支部书记、民兵连长、计生专干等职于一身。他工作积极,村里许多工作在全乡都走在前列。杨龙全和他两人私交很好。
  吴引在已有两个女儿的情况下,违反规定捡养了一名男婴。他担心好朋友杨龙全在处理时为难,主动对杨龙全说:“我愿意按最高标准认罚,但尽量给我保住村里的职务。”
  从没见过杨龙全发火的吴引忐忑不安地回到家里。几天后,等来了让他“难以接受”的处理结果———按最高标准罚款1.455万元,党内严重警告,所有职务一撤到底。“亏得还是10几年的好朋友,太绝情了,再也不和他来往了。”吴引当时暗下决心。
  过了几天,杨龙全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又来到吴引家,直截了当地说,多个孩子多个负担,现在你工作也没了,你得发挥你的专业优势多挣钱。此后,杨龙全先是给吴引拉来烤烟种,后又让他养山羊。几年时间,吴引的烤烟从5亩种到16亩,山羊从6只养到了60只。
  杨龙全在任木根乡纪委书记期间,乡党委委员、武装部长陈某在征兵工作中涉嫌违纪,县纪委前去调查。同为班子成员,杨龙全本可以申请回避,但他没有,而是积极主动地配合县纪委调查组的工作,做陈某的思想工作,深入到农户家里收集证据,直到调查结束。面对同事的不解,他说:“这是我的职责所在,早点调查清楚,无论是对组织还是对陈某,都有好处。”
  2001年以来,杨龙全一直担任木根乡、双河乡纪委书记,他结合乡镇工作实际,制定了《双河乡干部纪律规定》和《目标考核办法》。
  在处理违纪的干部时,杨龙全既坚持原则又善做思想工作,让受处理的党员干部心服口服。双河乡财政所里有不少杨龙全写的扣款通知单,10元、50元、100元不等。尽管他执行纪律扣了干部职工的绩效工资,可自1998年县里评选优秀公务员以来,他连续12年被干部职工、村社干部投票选为优秀。
  “等退休后好好补偿她们”
  ———他用“遥远的支票”弥补对家人的亏欠
  “是喉癌……”尽管电话里对方的声音压得很低很轻,妻子但小菊却觉得是雷霆万钧,她眼前一黑,瘫倒在沙发里。杨龙全默默地走过来,扶着妻子的肩膀,嚅着嘴说:“没得啥子大问题,割了就没事了。”
  但小菊望着眼前这个相识17年的男人,突然觉得有些陌生,十几年相处的一幕幕往事在她脑海里翻腾———
  但小菊23岁时经人介绍认识了杨龙全。“人踏实、对人诚恳、字写得好”,杨龙全身上的这些优点吸引了但小菊。婚后,但小菊发现她之前看中的杨龙全的优点,对于妻子来说,未必是好事。杨龙全一心扑在工作上,没有精力照顾这个小家。但小菊独自做起了种子、农药生意,她背着背包徒步三四个小时往返于几个乡场之间。哪怕就在木根乡,有时候需要杨龙全搭把手,他也总是说要下乡。
  但小菊怀着第一个孩子回到杨龙全老家等待生产,“他那段时间忙,顾不上我,山上条件也艰苦”。第一个孩子早产,杨龙全没能赶回去,老家条件也不好,20多天后,孩子夭折。
  但小菊的第二个孩子也是早产,杨龙全仍然没在身边,而是在十多公里外的山里指导农民栽种烤烟。连夜赶回来的杨龙全抱着弱小的女儿,双手不停地颤抖。
  女儿杨薛薇渐渐长大,她发现爸爸很少在家陪她。杨龙全总是在女儿没醒时就走出家门,回到家时女儿已入睡。
  杨薛薇一直以为爸爸不喜欢女孩儿,所以很少陪她。直到2008年她被检查出患有紫癜性肾炎,她发现爸爸其实很爱她。那几个月里,每到周末,一家人就要赶到重庆求医,第二天凌晨两三点,杨龙全就得去儿童医院排队挂号。小薛薇即使醒了也装睡,竖起耳朵听爸爸蹑手蹑脚地洗漱,开门,关门。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儿。
  女儿的病情渐渐稳定下来,杨龙全的咳嗽却越来越严重。2009年端午节前,他几乎说不出话来。同事和家人都催促他赶紧到医院检查,他总是说忙完手上的事就去。
  确诊是喉癌后,杨龙全的脑子里空白了几秒钟,但他很快镇定下来,“有病去治就是了,不能被病吓死”。就在动手术前,杨龙全担心手术后不能说话,坚持打电话给乡党委书记冯志权、乡长谢莉莉汇报手头的工作。手术后,他通过手机短信了解指导新春村的工作。村党支部书记秦泽沛的手机上保留着杨龙全发给他的23条短信,全是说的工作。
  作为一名基层的党员干部、一个乡纪委书记,真的有那么忙吗?忙到老婆生孩子都顾不上?忙到没有时间陪女儿?忙到住院期间还要发短信讲工作?
  冯志权说,乡里的工作,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而是好几个坑等着一个萝卜去填。杨龙全除了要履行好纪委书记职责,还分管乡机关、工会、共青团、妇联、党务、组织人事工作。杨龙全接受任务时说得最多的话是“要得,我去做”,总能尽职尽责地完成好,书记、乡长把任务派给他,放心、省心。
  对于妻子、女儿,杨龙全觉得亏欠太多,他说:“我答应她们了,等我退休,一家人想到哪里玩就去哪里玩,想玩多久就玩多久。”母女俩知道,离他退休还有21年呢,但她们愿意等。但小菊说:“只要一家人身体健康、平平安安就好。”

 
责任编辑:《中国纪检监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