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 年
当前日期:2017年11月21日 欢迎光临攀煤网站
 
首页 >>川煤文艺 >> 童 年 >> 正文
  童 年
 
  时间:2015-11-25 点击量:576 来源:  作者:易敏  
 
 
 

 
  那个叫关口指的地方,总泛起我童年生活的点点滴滴,让我魂牵梦萦。

  关口指是绿色的,遍沟遍岭绿油油的芽充满生机。家的后面紧挨着一座不高的山,我们曾以为山上真的住着神仙,等背着背篓气吁吁地爬上去看时,却没有琼楼玉宇金銮殿,映入眼帘的是另一座差不多高的山而已。除了无名的花草和小鸟的喧闹,只有耳畔的山风吹拂声和太阳下摇曳的野草闲花,却也让人惬意。山下忙碌的身影正准备春耕,播种下希望的种子。我们小孩子是自由的,除了打猪草就是变着法地淘气,天早黑漆漆了,还听见喊回家吃饭的声音在田野间回荡。

  屋前的堰塘,不时看到三五个孩子在洗天然浴。炎热的夏季,让鱼儿成群结队地游来游去,它们可不担心成为盘中大餐,想抓住那些小家伙可不容易哦,它们异乎寻常地敏捷,有时还会挑衅一下,咬咬小脚丫什么的。晒谷场的大人依旧忙碌,他们在和老天抢时间,骤然落下的阵雨让人手忙脚乱,趁大雨给谷子洗澡前,得把晒谷场上晒日光浴的稻谷全搬回家中,颗粒归仓才放心,毕竟是辛辛苦苦的成果。因谷子被雨水浸泡,几个贪玩的小伙伴会被沮丧的大人抓住发泄一下,玩竹笋炒肉丝的游戏,伴着雷雨的是大人的骂和孩子哭喊声。可如果雨住了,最先跑出去的仍是那几个挨揍的小家伙。

  绵绵秋雨把关口指的泥巴路变得湿漉漉的,没走惯的人会来个仰天倒。此时的淘气包们会因地制宜地玩室内游戏,在被雨水浸淫发霉的檐前屋后留下脚印,他们用玉米秸秆做成简易的枪支,自己用树枝弯成弓,用高粱杆做成箭杆,小伙伴们分成敌对两军,战斗随即打响。先还阵线分明,随着战斗的进行,拉帮结伙叛变投敌渗透入了游戏。最后往往是敌我不分的混战,喊杀声一片,直把大人招来做鸟兽散才算完。

  孩子们眼里的冬季总那么漫长无期,像恶梦一样地长。天太冷不适于耕种,大人们没什么活计天天在家。在家长的眼皮底下小东西们自然也被禁足了,不能随心所欲地调皮,只能烤炉火听妈妈讲过去的事情。总有不省心的趁大人没注意偷溜出去,在田边地头捡三五个土疙瘩砸,听已结薄冰碎裂的声音,把一双小手冻得像红萝卜一样红。有的小笨蛋壮着胆子去踩水田里的冰块,扑通一声冰裂开,整个人掉进水里,被大人拽起时,穿得像包子的小东西浑身往下滴水,脸已冻成绛紫色,哆哆嗦嗦地回家去烤火换衣服,当然一顿胖揍是跑不掉了的。

  童年的伙伴让人惦念,童年的日子让人怀念。不动笔不知道,我的童年竟有那么多鲜活的记忆。我长大了,我弄丢了我的童年!

 


 
 
  责任编辑:洪计懋 牛鑫
0 1 2 3
关于我们 | 公司荣誉 | 站点地图 | 联系方式 
攀枝花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版权所有:攀枝花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ICP备案:蜀ICP备09009349号